信息公开栏
会务报道

他升任省级领导记者高兴:不做“哑巴委员”,做行走的发言人

发布时间:2018-02-01 文章来源: 文章发布者:admin 文章作者:坡主

450.jpg

古代名士常有被人以地名尊称者,如:柳河东、韩昌黎、王临川。

若将这种叫法用在钱学明委员身上,再合适不过。“钱嘉善”,一指其为浙江嘉善人,二指其人嘉行善言。

身为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西区委主委,钱学明不放过每次发言机会。在跑两会的记者眼里,他愿意说、有话说,有理有据、为人和善,是受欢迎的“香饽饽”。

“不做哑巴委员,这是最基本的。有发现、有思考,有实践,我当然写提案,当然要发言!但也不能道听途说,否则可惜了政协委员的荣誉。必须做到说到!”钱学明坦陈自己“发言多”的原因。末了还认真问起记者,“我说话不啰嗦吧?”

温和且“有料”的结果就是,全国两会期间,每天中午和下午小组讨论结束后,他都面临着“被围堵”的局面。经常看到的情景就是,他干脆坐到过道椅子上,耐心回答每一个记者每一个关于他熟悉领域的问题。

“你这个问题上一个记者刚刚问过,但我可以再从另一个方面解释一下。”一拨一拨记者过来,问一次两次三次类似的问题,钱学明一遍遍加强解释深度,连从头听起的记者都忍不住想帮他挡掉。他却说:“没关系,问题有多角度,讲的过程也是发现和反思过往问题的过程。”

2018年1月29日,这位“常常带笑,特别容易交流”的民主党派人士,当选为政协第十二届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副主席,晋升省级职务。

鱼跃龙门

“百里郊原似掌平,竹枝唱出尽吴声;走遍绿野停舟晚,灯火渔火相映明”,诗中描述的正是浙江嘉善。1960年,钱学明就出生在这水网交织、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根植于土地的生活,带给人最纯粹的快乐。”

他生在一个农民家庭,朴实,上进。1977年高中毕业后,与其他农村来的同学一样,开始了回乡务农的生活。

几个月后的一天,班主任特地派了一名学生到他家里通知他准备参加高考。那时农村信息相当闭塞,他也因此才知道国家正式恢复高考了。

“高中班主任与我父亲同岁,我是班长,我们之间有一份特殊的父子般的缘分和感情。”多年后,提起这段往事,钱学明对恩师感激不已。

当时得到消息的他,赶紧跑到学校和老师商量复习备考。

由于时间紧迫,回家复习无法兼顾下地干活和复习备考,在校复习也是困难重重,学校没有多余的床铺,钱学明更拿不出多余的钱来租房。百般无奈之际,还是老师为他解决了燃眉之急。老师收留了钱学明,让他和自己一起吃住40多天。

钱学明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最终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同济大学环境工程系。老师以前是学水力发电的,在帮钱学明挑选专业时,老师说:“给水及排水工程专业基本上都能分在大中城市,就选这个吧。”

“考上同济大学,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事之一”,钱学明说,人生就此不一样了。也许就是这段“失而复得”的读书经历,让教育在他的心里有格外重的分量。

人尽其才

谈到大学生活的林林总总,钱学明几乎都用“很好”来形容。他说:“学校很好,老师很好,住宿条件很好,实验条件很好……”

在恢复高考后的首届招生中,给排水专业共招了110名学生,占当年全国高校同专业招生人数的1/4之多。说起当时“强大的教师阵营”,钱学明依然“感觉很好”,每一位教过他的老师,他都记忆犹新。“教污水处理的老师是顾国维,教给水的是范瑾初,教工业给水的是孙立成……”

那个年代的学生对待学习都是如饥似渴,钱学明更是如此,很多专业课考试都是满分。他说,给排水专业需要的知识面比较宽,不仅要学给水、污水处理等纯专业的课程,还要学普通物理学、有机化学、微生物学、电子学、机械电子学、数学等基础课程。

“同济大学的毕业设计也很好,都是来真的。”钱学明所在班的毕业设计是给余姚化纤厂作给排水处理,指导老师邓培德常常带着同学们两地奔波。钱学明首先参与筹建用于化纤厂污水处理的化验室,后又负责污水处理工艺,整套理论、实践都掌握了。

1982年2月,钱学明毕业分配到桂林市排水公司筹备处。当时桂林市污水处理厂刚刚建成通水,正处于试运行状态,厂里急需工程技术人员。领导对他说:“小钱,就由你来负责整个污水处理厂的污水试运行技术吧”。正好钱学明在毕业设计中全部实践过,于是,从微生物的培养到工业控制再到各项指标的化学分析,甚至连化验室的筹备、组建,钱学明都一手操办。同时,他还在筹建过程中给做化验的工人上课,并制定相关操作规程。不到两个月,微生物培养起来了,水清了。

在桂林市排水公司筹备处召开的季度中层干部会议上,公司经理让钱学明也去参加。会上,经理说:“今天我们特别邀请技术员小钱参加,小钱可是同济大学的高材生。”会上,钱学明将筹备过程和经验作了简明扼要的阐述,在单位的“第一炮”成功打响。自此,公司的人提起钱学明就说“他可是同济大学的高材生”。

丰富的理论知识和扎实的专业基础让钱学明在单位游刃有余。“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学校学的所有课程都有用。”不管是与电器、机械相关的技术,还是工艺控制、工艺分析和化验等方面的问题,都难不倒钱学明。两年后,钱学明就担任生产技术科副科长,不到三年,被任命为市排水工程管理处副主任。

高点从政

1992年,钱学明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了近一年德语,由建设部公派到德国学习城市建设管理。回国没多久,就被任命为桂林市建委副主任,后历任桂林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建设规划局局长、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主任等职。

期间,钱学明作为副指挥长,参与组织了桂林市第一条高速公路——机场高速公路、桂林机场、桂林火车站始发站等三大工程的建设。

在当时桂林市领导的带领下,他参与组织实施了桂林两江四湖环城水系工程。通过实施连江接湖、显山露水、清淤截污、引水入湖、修路架桥、绿化美化等工程,从根本上改善了桂林市的生态环境,形成“群山环立水环流”的山水城市格局,使“桂林山水甲天下”的声誉名符其实。

著名环境科学专家、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前主任委员曲格平在参观两江四湖时,曾给予高度评价:“‘两江四湖’在国内城市中是独一无二的,桂林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一个城市。”

“能直接参与两江四湖建设,将山水文章做活,对我个人而言,也是一大幸事。”钱学明说。

之后,他被推荐加入民建,任民建桂林市主委,兼桂林市政协副主席。

2006年,钱学明调任南宁市副市长,兼民建广西区委副主委。就在他走马上任的第二天,广西全区启动“城乡清洁工程”。分管城建工作的钱学明带头认真组织实施了南宁的“城乡清洁工程”,市容市貌得到很大的提高。2007年3月,由建设部主办的全国城建处长工作会议暨广西实施“城乡清洁工程”经验交流现场会在南宁召开。同年10月,南宁市荣获世界人居领域的最高奖项“联合国人居奖”,成为中国少数几个获此殊荣的城市。

爱好调研

从2008年底起,钱学明被增补为民建广西区委主委,成为全国政协委员、自治区政协常委,不再担任政府工作。

钱学明坦言,刚开始时,他也存在着一些片面认识,认为在政府工作责任大、任务重,可以发挥较大作用,而在政协和民主党派可做的事,只是提些意见建议,作用有限。“一时也缺乏激情”,不过很快,调研就给了他“刺激”,让他有了全然不同的感受。

2009年初,广西一位民建会员为隆林各族自治县猪场乡烂木杆村小学捐建的教学楼投入使用,邀请钱学明一起去。

“到了地方,见到小学校的孩子们,就挺高兴的。腰疼的老毛病也忘了,就想抱抱他们。”钱学明回忆,他一把抱起站在最前面的小男孩,抱起来却大吃一惊,“穿着厚厚的衣服看不出来,抱起来发现,孩子实在太轻了。”知道小男孩已经读三年级了,钱学明心里更是难受,“10岁的孩子瘦小到那种程度,我是第一次见到,震撼又难过。”

回去之后,钱学明许久忘不掉那个场景。“像在隆林烂木杆村那样的地方,贫富、城乡、东西三大差别叠加。我应该用好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成员身份,真正为那儿的村民、孩子们做点事情。”自那以后,广西偏远的贫困山区,就成了钱学明最常去,也最想去的地方,调研也成为他的“爱好”,因为“总能发现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重要的事”。

教育上浮

“山里孩子营养太差了。”钱学明调研发现,乡镇学校学生住校,学校没有食堂,只有个蒸锅,学生拿饭盆盛点米,放点水、几片蔬菜蒸熟,再吃点家里带来的干菜,就是一顿。

更让他心痛的是,这些在乡镇上初中的孩子,大多因为父母在外务工,没人管,小小年纪有些就沉溺于网吧。然后,初中上到两年半就辍学了。如此一来,贫困就代际传递下来。多地调研后,钱学明发现,初中阶段教育非常关键,尤其对于贫困山区的孩子来说,可能影响一生。

他决定做个试验,筹集了30万元,在隆林县找了家公办学校开了一个“扬帆班”,招收50名学生,每人每年补助2000元生活费。学生全部来自山区的贫困户,成绩尚可,且有想学习的愿望,男女生比例1:1。

开的第一个“扬帆班”效果非常好,2010年,在钱学明的安排下,时任新浪网董事长汪延去了趟隆林县,参观了“扬帆班”后,他当场说,“老钱,我收编了”。所谓收编即由新浪网来筹集资金,就这样,李宁基金会、老牛基金会、欧莱雅等先后参与建“扬帆班”。仅2010、2011两年分别开办了7个和8个“扬帆班”,民建中央也于2012年开始在全国进行推广。

如今“扬帆班”的学生普遍考上重点高中,顺利度过成人成才的关键期。2016年高中毕业的350名学生中,考上大学一本、二本的比例达78%。该项目荣获中央统战部、人社部等11部门颁发的“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贡献社会服务优秀成果”。

“扬帆班”的实践让钱学明得出一个结论:办好初中义务教育对农村孩子的成长成才极为关键,很多贫困地区的乡镇虽然办不好初中,而县城的初中却能办得很好。这样的城乡差别一时还无法消除。随着脱贫攻坚战的深入实施,由县级整合资金,统筹安排实施项目的政策出台,为县级政府集中财力办好初中义务教育,避免“贫困代际传递”创造了条件。

得出这个结论的钱学明开始通过政协提案、大会发言、媒体宣传等多种形式,建议通过“教育上浮”来解决农村初中办学难题。

2011年,他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关于在西部大石山区实施生态教育移民的提案》,得到了教育部、国务院扶贫办的回复,国家发改委表示要“积极稳妥地推进教育移民”。2012年,他在广西政协大会上作了题为《关于在扶贫开发中实施生态教育移民的建议》的发言,相关内容被写入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

医疗下沉

2013年,钱学明的母亲从乡下进城手术时说,农村没有医生,看病太难。为了弄清农村基层“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真实情况,钱学明经常抽时间下乡调研。

几年来,他踏遍广西的多数国定贫困县,还远赴甘肃、贵州、浙江的农村深入调研。很多地方乡镇卫生院根本留不住医生,服务功能严重退化。其原因在于,国家设计的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受到医疗管理体制中“条条分割”,并不“一体”。县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体制、机制等性质和待遇完全不同,导致两者不但不能实现协同,反而存在利益冲突。更严重的是,由于工资收益和事业前途的迥然不同,使得乡镇卫生院老医生留不住、新医生不愿来。

为此,他创新性提出了“一体化管理改革”思路:通过“三不变”“三统一”,推进县级医院与乡镇卫生院一体化管理改革,即机构设置与行政建制不变、乡镇卫生院承担的公共服务职能和业务不变、收费标准不变,实行人员统一调配、业务统一管理和财务统一安排。乡镇卫生院医务人员的编制在县医院,医学毕业生首先在县医院进行临床轮科见习,取得医师资质后,轮岗到乡镇卫生院。通过“医疗下沉”——医生下乡、病人不进城,实现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结果互认,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

2014年3月,他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发挥乡镇卫生院作用关键在于留住医生》的提案,并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建议实施县乡医疗卫生服务一体化改革。

改革思路只有通过成功的实践,才有说服力。“那我就去做个样板”,钱学明在国家级贫困县南宁市上林县找到了“试验田”。

“上林医改”3年实践表明,县医院整合了资源,提高了效率和效益;乡镇卫生院有了医生,提升了服务能力;病人能在“家门口”看病,既方便又便宜;新农合医保既提供较高的报销比例,又减少了总支出,实现了“四赢”的效果。以阑尾炎手术为例,普通群众在乡镇卫生院治疗所需承担费用仅为县、市三级医院的1/4、1/10。而贫困户所需承担费用仅为1/7、1/20,这还不计陪护费用。

钱学明以政协委员、民主党派成员的身份持续发声,连续3年在全国两会上提交推广“上林经验”的提案。

2017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在县域主要组建医疗共同体。重点探索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县乡一体化管理”。

人在履途

“成功样本”之外,钱学明还有颇多履职建言经验。

2012年,他在全国两会上作“关于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要对症下药”的大会发言,并被多家媒体评论为“最紧扣要害的建议,最具推动力”。2012年、2013年、2015年全国政协大会期间,钱学明分别参加了以“新型城镇化”、“农村土地改革”、“保护耕地,提供安全食品”为主题的提案办理专题协商会并作发言。

2015年全国两会上“行政审批改革不能光动‘皮毛’,更要触及‘灵魂’”的建议,以及“关于全运会改革的建议”,获得广泛关注。

另一方面,作为民建广西区委主委,钱学明带领民建会员,发挥民建组织优势,联合社会各方公益组织,2009年到2014年,从国内外为广西贫困地区募集善款超过7000万元。在募集资金的同时,也探索了实施“家庭水柜”、“生态教育移民”、“艾滋病高发区的整村帮扶”、“农村妇女能力培训+小额信贷”、“农村种养合作社”等一系列扶贫开发新路子。

钱学明逐渐成为一名“人在履途”、得心应手的“老委员”。

“不做政府工作之后,我几乎全部精力都用来调研了。我有时间,也有工作经验,有专业实践,为什么不好好做,争取出成果呢?”钱学明觉得,当下,政协委员和党派成员身份,已经成为占据他生活的“大块头”,而他也“特别地乐在其中”。

有媒体在报道中评价道:“如果说,人与自己的身份是相互塑造和成就的关系。那么,钱学明赋予自己委员身份的性格就是善言、耐心、讲条理;委员身份给予他的,是细心、坚持和骄傲。他和他的政协委员身份,互相砥砺前进。”

行文至此,笔者想起6年前亲眼目睹的一个场景:

2012年7月18日上午11时,南宁火车站贵宾室迎来一批特殊乘客――广西大石山区县级中学扬帆班的44名师生。他们将前往南京参加为期10天的“民建广西思源工程·扬帆计划夏令营”活动。

趁着发车前的间隙,钱学明发动同学们交流学习生活心得。看到这些十二三岁、来自贫困山区的孩子有些拘谨,谁都不好意思起身发言,钱学明讲起了自己的经历:“别怕,我也紧张过。我也是从农村来的,初中时有次上课读报,从第一行直接跳到了第三行。人都会紧张,但要珍惜锻炼机会,至少我现在不会读错行了。”

听到这里,大家都笑起来。

“都说人生是一个舞台,可你首先要站上去。讲不出来没关系,能站出来就已成功一半。”钱学明接着说,“举办夏令营,就是为了开阔视野、培养自信,希望大家善于观察、勤于思考、敢于表达。”

受到鼓励的同学们逐渐活跃起来:“伯伯,我想借这个机会多结识朋友、交流思想”。“我要认真学习,做个有能力帮助别人的人”……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第一次走出大山走过月台的孩子们排着整齐的队伍登车东行。


(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人民政协报、民生周刊、广西日报、同济大学新闻中心)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望仙坡」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地址:南宁市昆仑大道9号 3号楼民建广西区委 电话:86-0771-2627253 传真:86-0771-2627253
版权所有:© 2012中国民主建国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2222ICP许可证号 桂ICP备09000716号-1 技术支持:英拓互联

桂公网安备 45010202000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