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民建要闻 浮光掠影看泰国

浮光掠影看泰国 发布时间:2007-09-24 来源:民建广西区委 作者:吴中雪

    4月中旬,随旅行团赴泰国观光旅游,在首都曼谷和旅游胜地芭堤雅市逗留5天,皇宫与棚户、国王与王储、佛教与色情,还有中华远征军“功高如天”却“死无葬身地”… …
    所见所闻所思,留下了一些浮光掠影的印象。

一、曼谷的反差

    旅游包机从南宁直飞曼谷,两个多小时后抵达,已是当地时间凌晨1点45分。飞机降落时,透过舷窗向下望去,只见灯火密密麻麻、一片辉煌,勾勒出城市的轮廓,想象曼谷肯定是一个非常漂亮、气派、繁华的大都市。曼谷机场证实了我们的揣测,这个去年9月才投入使用的新机场规模宏大,航站楼又长又宽,设施也非常好。
    乘旅游大巴往住地,沿路所见却有些失望,建筑大都比较陈旧、杂乱,临街的店铺没有漂亮的橱窗,人行道上摆着拥挤的小摊,街边立着电线杆,悬着密如蛛网的电线。这景象,使我们有倒退10多年的感觉。
    第二天游览曼谷市内的景点。这个700万人口的大城市,路上汽车很多,当地有句形容市内交通的话很幽默:曼谷每天就堵一次车——从早堵到晚。车在城市高架路上跑,游客们贪婪地观看窗外的异邦景色,很快便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荒地多。一块块的荒地夹杂在街道的楼宇中,有些荒地旁边就是房檐挨房檐的铁皮屋群。导游说,泰国的土地是私有的,建不建,怎么建,都是土地主人的事,政府也干涉不了。这些没建房子的地块,荒草野树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有些则成了堆积杂物垃圾的场所,使城市显得很没章法。强烈的反差处处可见:高楼大厦、酒店商场与荒草地相邻,雅致的花园别墅紧挨密密匝匝的棚户群,热闹的露天餐馆边上就是黑色的臭水沟和乱石堆……开始,我们觉得,他们怎么不注意首都形象?但转而一想,人家不搞什么面子工程,坦然以真实面貌示人,倒也诚实得可爱。
    大皇宫是游客必到的景点。这是个庞大的建筑群,里边一座座宫殿、庙宇金碧辉煌,精致漂亮得很,每座建筑都无一例外地有着高高的尖顶,檐角也是尖尖上翘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皇宫周边的长廊有1900多米,墙上绘制着精美的壁画,描述的是该国一个古老的故事。建筑之间距离很近,似乎也不讲究什么朝向,好像随意摆放的艺术品一样。若与我们的故宫相比,故宫的大气和布局的严谨,那真是体现了一个泱泱大国的威仪。
    旅游行程很紧,接着又乘船游湄南河,此河穿城而过,将曼谷分为东西两部分,水量很大,水质也不错。湄南河的两岸风光很美,但同样又看到了强烈的反差。在气势宏伟的现代建筑或维护得非常完好的古寺庙近旁,有大片低矮拥挤的棚户区,导游说,这是水上人家的房子,他们都是穷人。但他又叫我们注意看屋外的水缸,说水缸的数量就是主人老婆的数量,每个老婆各有一个水缸,水缸挨得近的,说明老婆们相处得好,水缸分开摆放、距离远的,就是关系紧张了。我不解:既是穷人,又娶几个老婆,怎么养活一大家子呀?看来,不同国家、不同阶层的人们的生存方式和生存状态,绝不是这种走马观花的旅游能了解的。

二、国王无所不在

    在泰国的几天里,最熟悉的泰国人面孔除了带团的导游外,应当就是当今皇上——拉玛王朝第九世国王普密蓬•阿杜德了。无论在曼谷还是在芭堤雅,广场上、街道旁、商店前、公园里、码头边,国王不同时期、不同衣着的巨幅画像随处可见,钱币上也印着国王的像,说“国王无所不在”是毫不夸张的。
导游骄傲地告诉我们,普密蓬国王自1946年登基至今,已在位超过60年,是泰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在泰国,国王神圣不可冒犯,任何人不得指责国王。据说九世国王勤政爱民,为了国民的福祉奔波辛劳,经常外出访贫问疾,救济失学儿童和灾民,兴建学校、修筑水库,还亲自培育水稻良种。因此深得人民的爱戴。
    在去往芭堤雅的路上,导游特意中途停车,让我们观看一座金佛山,100多米高的小山被迎面劈开,削成一面平整的石壁,在上面镶嵌黄金,勾画出一幅巨大的佛像,据说共耗用了5吨18K黄金,而这些黄金,是全国的老百姓捐献的,做这个佛像,是人民为庆祝国王登基50周年送给他的礼物。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国王的崇敬和拥戴,我们真是闻之乍舌,也为泰国民众的忠君爱国而叹服不已。
    还参观了一个皇庙,国王年轻时曾在这里修行15天,所以这个寺庙就成了圣地。占地很大,里边的环境、庙堂和塔楼,都华美异常。
    泰国现在实行以国王为元首的民主政治制度,国王并不理政,但他仍然是最有影响力的政坛人物。每当国内政局出现动荡时,国王以自己的崇高的威望发出号召并亲自做工作,很快便使局势转危为安,社会恢复稳定。
    对皇室的其他成员,则褒贬不一了。公主诗琳通也是广受爱戴,人们对她赞赏有加,说她学识渊博,多才多艺,体恤民情,常辅佐国王做善事。诗琳通公主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懂得鉴赏中国古代诗词,擅长中国书画,能演奏二胡等中国民族乐器。她曾多次来华访问,相信她的名字大家都不会陌生。对王储则嗤之以鼻,因为他不学无术,终日无所事事,且行为放荡不羁,所以老百姓都不喜欢他,虽然他贵为王储,大多数民众不希望由他继承王位,甚至表示,若日后由王子接任王位的话,宁愿废除君主制。看来“天地之间有杆秤,老百姓是那定盘的星”这话不假,但王子养成这副德性,难道国王没有责任?中国有句古话:养不教,父之过。泰国人对国王从无半句微词,是否也有点盲目崇拜了?

三、佛教与色情业共存共荣

    佛教是泰国的一大特色,在泰国旅游,必定有参拜寺庙的项目,所到之处,常可见身披黄色袈裟的僧侣,以及富丽堂皇的寺院和尖顶的佛塔。泰国以佛教为国教,无论是风俗习惯、文学艺术和建筑等各方面,几乎都和佛教有着密切关系。90%的国民信佛,人们胸前都挂着佛饰,男孩子到了一定年龄,都要一度削发为僧,连王室和贵族子弟也不例外。
    人妖又是泰国的另一特色,以至于一提起泰国,人们便联想到人妖。在泰国的第一个晚上便安排我们观看了“东南亚最负盛名的人妖表演”。浓妆艳抹的人妖在台上载歌载舞,看外形,“她们”一个个细皮嫩肉,明眸皓齿,高胸蜂腰,姿色迷人,但一说话就露出马脚来了,因为那声音还是男性的,所以他们的表演都是对口型假唱的。说实话,人妖表演没什么艺术性和文化品味可言,多数节目是追求感官刺激的劲歌艳舞,用“卖弄风情”、“搔首弄姿”一类词语根本不足以形容其妖冶放荡。演出过程中,穿着暴露到几乎仅遮掩“一点”的演员更走到观众席前,作出种种不堪入目的动作。演出结束后,人妖们来到剧场门口,热情地拉观众合影。当然,游客是要掏钱的,每与一个人妖合影就要付给他20铢泰币(合人民币5元)。不知怎的,看着这群风情万种的假美女,心中很为他们悲哀:一个人来世上走一遭不容易,本是男儿身,却不能像大老爷们那样生活,这样消耗自己宝贵的生命值得吗?不知他们在人老珠黄或将要离世时,是否会为自己的一生感到后悔?
    曼谷毕竟是首都,色情业还有所收敛,在芭堤雅,色情经济就泛滥无边了。
    芭堤亚是位于曼谷东南的一个海滨小城市,灿烂的阳光、金色的沙滩、蔚蓝的海水和碧绿的山峦,使它获得了“东方夏威夷”的美称。而这个人口仅十万的小城市,有本事每年吸引来自全世界的游客100多万人次,打的就是“色情”这张牌。导游说,他们的国家“禁赌不禁色”,芭堤雅“鸡、鸭、鹅”店俱全,什么样的性服务都可以找到。他还喋喋不休地鼓动游客掏钱观看所谓“风情表演”,什么“名模泰浴秀”“成人功夫秀”“龙凤合一秀”等等,价格不菲,每场表演要800至1000铢(人民币200至250元)。从他对表演内容的露骨描述,已可知这类表演的丑陋和糜烂。
    芭堤雅长达15公里的海岸线处处水清浪平,附近的金沙岛、珊瑚岛风光宜人,水上降落伞、摩托艇、海上垂钓和海底漫步等水上运动丰富多彩。入夜后,歌舞厅、夜总会的霓虹灯五彩缤纷闪烁耀目,街道两旁的亭式的小酒吧鳞次栉比,热闹非凡,流行音乐充斥着大街小巷。红灯下,吧女们起劲地扭动腰肢和臀部,高鼻子、白皮肤的西方人搂着皮肤黝黑、丰乳肥臀的泰国“水晶晶”(年轻女子)喝酒调情。
有位团友,在夜市的小摊上买了件大红T恤,上面印的字是Good guy goes to heaven. Bad guy goes to Pattaya.(好人去天堂,坏人来芭堤雅)。
    到芭堤雅度假的游客大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来自周边的亚洲国家的旅行团,只呆两三天;一种是来自西方国家的散客,在这逗留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前者的色情消费大都不过是看看各种“秀”,“开开眼界”,也有找“鸡”或“鸭”一夜销魂,当回“坏人”的;后者则可以过一种“三租生活”,即租一所房子,租一辆车,租一个女人,享受他们在本国以同样多的金钱享受不到的“天堂”生活。
    芭堤雅给我总的印象是:自然生态得天独厚,而人文生态却是畸形堕落的。
    心中始终疑惑不解的是:在这个90%的人都信奉佛教的国家里,按理国人应遵循佛教的道德准则,为什么以人妖为代表的色情业却会如此兴旺?听说佛门有三条戒律: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这是佛法的根本戒。笃信佛教的泰国人家,怎么能广泛认同那病态的人妖文化,怎么甘愿让自家的女孩去卖淫为生呢?

四、沉重的桂河桥

    在泰国的最后一天下午,轻松的心情因游览二战遗迹桂河大桥而陡然沉重起来。
    桂河大桥位于泰国西部地区,连接以河为界的泰缅两国,已有60多年历史。
    1942年,日本已经侵占了大片东南亚,为了取道泰国进攻缅甸和印度,为方便军事行动的运输供给,日军决定修建一条连接泰缅边境的铁路。来自中、英、美、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盟军战俘和大批东南亚国家的平民,被强行拉到泰缅边境充当劳工。当时,泰国北碧府西部地区是一片荒芜人烟的山区,气候炎热,瘴气笼罩,虐疾流行。为了让本需6年才能筑成的铁路在一年内完工,日军用刺刀逼迫数十万劳工日夜施工。繁重的劳动、恶劣的条件,致使16000名战俘和10万平民在饥饿与病痛中,死在了日军的皮鞭之下,横尸荒野。这条用血肉铺就的铁路也因此被称为“死亡铁路”。
    桂河大桥则是“死亡铁路”的咽喉。泰国一边地势较为平缓,但一过河便是险峻的群峰,有的路段甚至就开凿在悬崖绝壁之上。当年,很多劳工都是在修建桂河大桥时,变成孤魂野鬼的。桂河大桥也被称为“死亡之桥”。
    时至今日,该桥不但幸存且仍在使用中,近年来更成了旅游胜地。泰国一端的桥头一带形成了热闹的集市,缅甸一端则相对冷清得多。
    踏上桂河桥,桥身是粗大的钢铁结构,凝重的黑色,给人非常牢固的感觉。走过桥的那端,赫然看见桥下河岸边,矗立着一个白色的小纪念碑,碑座上有“華军碑”三个红字。赶忙跑下去细看,此碑高约五米,碑身方形,朝河一面写着“孤軍永垂”,朝桥一面是“中國遠征軍功高於天”。碑的中段四面皆有文字,粗略读过去,便觉心中阵阵难过,原来此碑记录了二战期间中国军队的一段惨烈历史,诉说着立碑者的悲愤不平!立碑时间是2005年,却不知是何人所立。桥上人流不息,但少有下来瞻仰凭吊的。因归队时间限得很紧,我赶忙拍了几张照片,再双手合十向华军碑深鞠一躬,便匆匆离去了。
    在离桂河大桥约三公里的路旁,有一个盟军殉难战士墓,据说埋葬了近7千名军士的骸骨。只见密密麻麻的墓碑,整齐地排列在绿草地上,墓碑上镌刻着死者的名字,旁边还种植着花草。整个墓园清洁、宁静,表达了对死者的尊重和缅怀。有这样一个长眠之地,也算可以抚慰死者的在天之灵了。但没有一个中国军人的遗骨掩埋在这里!
    二战中立下赫赫战功,最后历尽艰辛、弹尽粮绝、十万将士英勇捐躯的中国远征军,没有人为他们树碑立传,没有人为英烈建造陵墓,这段悲壮惨烈的历史,湮灭在时间的长河里,他们的英名永远被遗忘了……
华军碑上的几行诗句,长久地萦绕在我心中:

歎我中華遠征軍
十萬將士變孤魂
死無葬身地
白骨化泥塵
功高如天無人問
………

    不胜唏嘘间,忽然感到:与这些苦难的英雄先辈比起来,我们生存在这个时代是多么幸运!